舉目澳洲新世界 – 夏楓

適逢香港wine and dine festival 2018完美落幕,今年有幸親身目睹並參與其中。這對姐妹花的Kesehills,好像成為會場裡的一個景點,不,應該說是會場裡的必到景點。

Kesehills 代理一款酒叫Dry Grown Shiraz,正正採用了澳洲新世界的葡萄,融入法國的種植方法—-就是不人工澆水。原來澳洲的法定葡萄產區是可以灌溉的,而法國的法定產區則不許灌溉淋水。務求以最天然的方法把比較多的葡萄除掉,而剩下的就是天生基因比較強,相比之下比較強壯健康的葡萄了。

眼看很多遊客抱著聽故事的心態,接著得知這是一款拿到95分的紅酒,便愉悅的做了第一口的嘗試。當然,入口之後的第一個反應是瞪眼,接著沿著喉嚨把紅酒滑落口腔,細細品嚐後,興奮地說出:「好濃果味,層次感幾好喎!」。

當然,客人知道價錢的時候,才是真正讓Kesehills booth氣氛升溫的時候。

沒錯,這正是澳洲酒的特色--性價比高。

這其實跟姐妹花很像。因為年輕,所以不能盲目追求前輩走過的路;因為年輕,所以欣賞性價比高的酒,讓每一個年輕人都能以優惠的價錢,享受生活品味;因為年輕,所以無所畏懼地追求自己的創業夢。

當然,wine and dine是個看到眾生相的地方。有些朋友一聽到Kesehills 參展的紅酒來自澳洲時,便立刻轉身,與同行友人說:「澳洲d酒唔掂㗎!」

其實嘛,品酒是一個很個人、屬於自己的習慣。就等於每個人喜歡的顏色、喜歡的音樂類型都不一樣。

不懂並不可怕;裝懂並誇大其詞才是真正的恐怖。因為他們收起自己的心,不肯學習新東西,漸漸成為井底之蛙,還以為認識的,就是整個世界。

世界變得美好,是因為有新舊交替,彼此虛心學習,以前人的經驗,配以新的思維,冒險精神,創建自己的人生。這樣,夜空中的刷出的火花,才能更光更亮。

夏楓
美酒博客

喝酒那些事-夏楓

生活裡對於酒的詮釋有許多,在我看來,有三類人,第一:總覺得喝酒是壞孩子的惡習;第二:喜歡一大幫人狂歡把自己沉醉在酒精的世界;最後,就是平常心,或許對酒認識不多,但願意聆聽酒的故事。

公司聚會裡,總看到芸芸不同人,有些借醉裝傻,有些裝作自己不懂喝酒並在酒吧裡點了一杯橙汁。

說了那麼多,其實就想說說一些人喝酒的心路歷程。小時候,總想裝作大人,青春期到了,看到父母和長輩們聚會,總會厚臉皮地偷走他們的酒杯,淺淺的泯一口。開明的父母也許不會阻止,還可能會說:「女仔就要識飲酒!唔係大個比人呃咁點算!」

酒的真味 少年人不懂

或許年少的他們,其實不喜歡酒的味道,覺得苦澀,卻偽裝沒事兒。在嘴裡恬幾口,然後趁著沒人為意的時候,勉強地吞下喉嚨。現在閉起雙眼,幻想這個情節還是覺得可笑。

上大學後有些人會可能把酒這玩意丟到好遠好遠,只重視學科上的進步、有些人有可能夜夜笙歌,因為住進了宿舍沒了父母的監管,又因為減肥的原因被營養師勒令不准碰任何酒精!

可就好像人生一樣,許多東西早已注定。年少的記憶會慢慢走回你的身邊。像我一樣,工作後,偶爾會跟同事小酌幾杯,又因機緣巧合下,上了品酒的課程。

本著學習新事物的心,長大後發現「酒」是一種學問。從地理到氣候,到釀酒師傅的匠心、使用的器具都一一相互影響。葡萄的品種、果皮的厚度、乃至向陽坡的選擇,原來會影響酒的儲存年期。上了品酒班更驚奇地發現,葡萄其實並不需要肥沃的泥土,甚至在貧瘠的土壤裡生長的葡萄更能集中土壤裡的精華。關於酒的知識,專業性和多樣性並不亞於傳統學科。

酒的一切一切,當你沒有遇上時,也許並不起眼,但當你遇上了,那就是一輩子的事。有人把它當心靈玩伴、有人把它當社會靈魂、也有一些人把它當事業。

可能長大了、人也相對地成熟了,人們會漸漸喜歡上酒的酸澀味。理性來講,小喝怡情,相約三五知己、甚至獨自一人播放著自己喜歡的音樂,微醺的狀態讓我們放鬆,做回最真實的自己。

享受獨處的時光

人生得意須盡歡

理性來講,喝紅酒可以預防心肌梗塞與腦血管病,亦又機會延緩衰老。

懂得品酒是一種修為、更是內涵、睿智。

不同的年紀會碰上不同的難關,考驗在前,路途總不會一帆風順,做人也要抱著人生得意須盡歡的豪氣,多讚美、少批評,增值自己的審美觀。這樣一來,我們才可以更謙虛,以更開放的態度接受新事物。

細說Black Sash – 夏楓

Kesehills 裡面有一款新世界的酒,名叫Black Sash,它是南澳Barossa Valley的出品,源自百年老葡萄藤,結合傳統法國釀製手法,喝一口齒頰留香,味道驚喜。

第一次聽到這款酒名,只覺得特別,Black Sash──黑色的緞帶,抱著不妨一試的心態,一喝就愛上了。的確,入口順滑,不需要太久的醒酒時間,就能夠得到入口如絲絨般幼滑的口感,那種感覺就像一幫從中學就認識的女生在開睡衣派對的感覺,或許認識了很久,但從未有機會好好細數往事星塵,一旦開啟了話題,中學的回憶就像緞帶般不斷的湧出來。

再來的就是此酒的記憶點,當酒慢慢從雙唇滑進舌頭的兩側,淡淡的酸味以及西拉子的丹寧苦澀味配合得宜,相映成趣,餘韻悠長。那是女孩子蛻變成為鳳凰的過程,一開始荊棘滿途,離開溫室,世界正準備著許多未知的挑戰給她,可一步一步熬過來,稜角也磨鈍了,就能以智慧去化解一切難關,既來之;則安之。

反正喝完第一口 Black Sash,嘴邊肯定會不經意的透露著一個滿足的微笑。

Black Sash其實也有另外一個定義。它是一個1955年由六位在南非居住的中產白人女性所成立的組織,致力推動種族共融,並為當時的黑人爭取投票權。她們以默站的形式,並在肩膀上繫上黑色緞帶,在國會前表達她們的訴求,希望當時的人政府撤回種族隔離的制度。她們雖然寧靜,可帶來的卻是不容忽視的力量。

這些女性成為很多人的英雄,卻也成為很多反對者的眼中釘。可我佩服她們的勇敢,即使自己生活安逸,也勇於跳出自己的舒適區,相信自己,做對的事。

兩種Black Sash,超越國界的審美。

1955年六位在南非居住的中產白人女性成立Black Sash,致力推動種族共融。

新時代的女性啊,在闖蕩世界的時候,不論是愉悅的時候、又或者是迷茫的時候,不妨來一杯Black Sash充電一下吧!

夏楓
美酒博客

KESEHILLS WINES

BUY WINE
WINE CLUB
EXPERIENCE KESEHILLS
OUR STORY

CONTACT US

info@kesehills.com
266 Parkers Road, North Adelaide
SA 5006 

Find us on google maps

SA Liquor Licence No. 57619606 – Under the Liquor Licensing Act 1997 it is an offence to sell or supply liquor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or for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to purchase, or attempt to purchase, liquor.

Add to cart